西班牙的体育产业:热热闹闹把钱赚

2021年6月28日,西班牙时间上午11点,有家长打电线点有球赛,咱们的汉语课改天上吧?!”汉语老师回答道:“现在我把学生们召集上网,下午的课提前到上午来上。”于是,这些学中文的西班牙少年,齐聚网上,兴致勃勃地上了一堂课后做鸟兽散。6点,他们又整整齐齐地聚在电视屏幕前了。他们要看的,是欧洲杯,西班牙对克罗地亚。这个时刻,西班牙的大小街道空空荡荡,各个窗户里传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和欢呼,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没能把西班牙人阻止在家里,一场球赛却做到了!

在西班牙,足球,以及其它各种体育活动,映射出了这个国家一个发达的产业:体育产业。它是这个国家一条敏感的经济脉搏,贡献了3.3%的国民生产总值。只有四千六百万人口的西班牙,却是一个体育大国,背后支撑它的,就是“全动”的体育文化。

在西班牙,很少能够碰到不做体育运动的孩子。西班牙的小学通常会包括幼儿园,孩子从3岁入园,到11岁完成小学教育或者18岁高中毕业,基本都是在同一所学校。这期间,学校提供的体育活动令人眼花缭乱:足球就不用说了,游泳课也是必须项,大巴车每星期载着孩子们去游泳馆,车费由地方政府出。其它诸如网球、篮球、壁球、马术、跆拳道、柔道、艺术体操、滑冰、划艇等等。打开西班牙小学校的体育活动表,你会觉得,它大概可以囊括所有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比赛项目了。在这个国家,丝毫不存在“文化课”和“体育活动”之间抢夺时间的矛盾,大家视体育活动为生活天然的组成部分。

上图这个学生,叫桑切斯,她在学汉语,13岁的时候,有一天跟老师请假,说要去巴塞罗那参加全国中学生花样轮滑复赛比赛。之前她自己已经在网上报名并于初赛中胜出,现在她和同伴一起前往巴塞罗那,参加复赛。报名手续、参赛、旅行安排,她都是独自处理的,只在需要父母同意的地方,请他们监督把关一下。那次比赛,她获得了铜牌。

上图的乔治,今年12岁了,8岁开始学中文,现在可以用中文对话了。他的另一个爱好是踢足球,去年入选进了市级俱乐部。2021年期末考试,成绩优异之外,还获得了摄影比赛的一个奖。令我难以想象的是,这个戴眼镜的小书呆子,在球场上会是怎样的生龙活虎呢?要知道,被选入市队,并不容易!

当这些孩子进入大学,及至成年、退休,体育运动也始终伴随着他们。我的朋友吉斯,今年快五十了,从二十几岁起,他就在周末约球:几个朋友,周末定期踢足球比赛,这些年来,有人离开,有新人进来,周末的这场球,从未间断。其实,一到周末,社区足球场就充满了这样的比赛。大家不一定最终会成为球场外的朋友,享受的,就只是这几十分钟的畅快淋漓。

所有这些运动都不是免费的,但是,也都不贵:租足球场50欧元;打一场网球场的场地费是8欧元;花样轮滑课每月50欧元,训练10小时,足球课也是50欧元/月,跆拳道和舞蹈班一般30几欧元/月。

上图是马德里的一个社区足球场,周末踢球的人们。这也许就是这个体育大国的奥秘吧:社会大环境从容友善,使每个人都有条件去做他/她喜欢的运动。

当古希腊城邦之间战火不断的时候,对和平的渴望促成了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诞生。今天,体育活动仍然是不同文化间消除隔阂的媒介。日前,为促进中国和西班牙之间的民间友好往来,顺应上海国际体育大都市的建设,西班牙Orienta顾问公司慕名邀请了中国外交部南南合作促进会上海办事处、上海幸若高智尔体育发展中心和上海华夏现代国际交流中心有限公司,举行了线上会议,就“将高智尔球运动引入西班牙,扩大崇明体育产业国际合作”的可能性进行了探讨。

受邀参加此次会议的嘉宾分别为:中国外交部南南合作促进会上海办事处体育文化合作交流部部长沈学琴、 上海幸若高智尔体育发展中心运营及对外公共关系兼业务培训副总经理杨洁、项目总监陈艳燕、市场营销总监陈莉、上海华夏现代国际交流中心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张斌、总经理助理顾梅。杨洁首先介绍了上海幸若高智尔球有限公司的情况,并分享了在上海开展高智尔球运动的情况;沈学琴对崇明智慧岛体育产业引进进行了介绍。在了解了西班牙Orienta顾问公司的发展成就,以及其多维的业务平台后,大家一致认为,将男女老幼皆宜的高智尔球运动,在西班牙普及推广,并藉此扩大两国的民间体育交流,尤其是社区体育交流,是非常可行的。并且这项健身又益智的运动,还可增加对中小学生的体育兴趣选择。它将为民间的友好往来活动,打开一个崭新的模式。

东京奥运后,也许上海的弄堂里巷最热门的话题,是西班牙和上海的社区高智尔球队的比赛战况。

【体育小镇场馆园区综合体规划设计、投资运营、策划咨询、智慧提升、赛事组织&体育文旅产业融合、景观建设、园林绿化、智库共享、文创研发】